中国西藏网 > 援藏

Alog丨“娜”一次援藏:“高极”之上 致敬理想和热爱

发布时间:2021-12-07 08:35:00来源: 新华社

  我是记者,我骄傲

  11月8日是记者节,是新闻工作者们普天同庆的日子。对于我而言,与其说这是一个节日,不如说这是一份提醒,它提醒着我不忘初心,牢记一名新闻工作者的使命。

  我的父亲就是一名记者。从小耳濡目染,让我对新闻行业充满了向往。每天认识不同的人,每天经历新鲜的事儿,亲身参与到一个个重大新闻事件的报道中,该是多么精彩的生活啊。

  如今,我进入新华社工作已经十年有余。十多年的历练,让我更加懂得了“记者”二字背后的含义——那不只是人前的光鲜,更是背后的努力。而在高原地区,这还意味着对体力、脑力的极限挑战和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敢和坚持。

  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深处——格拉丹东冰山群,冰川林立,白雪茫茫,是人类活动的“生命禁区”。新华社记者 司源 摄

  10月底,我随中科院青藏所、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的环保科研人员一道,赴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深处——格拉丹东冰山群,为的是给它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

  之前听有同事说,在西藏采访就是“出生入死”,我不以为然。

  格拉丹东位于西藏那曲,地处无人区。这里海拔高,常年被冰雪覆盖,氧气稀薄,温度极低。

  第一天早上,一路颠簸了近4个小时,我们一行抵达雀莫错。雀莫错是位于长江源头区域的一个较大的湖泊。当天,中科院青藏所的专家们需要在湖中心取水样。站在湖边,风特别大,阳光刺到睁不开眼。通过反复沟通,我们争取到了和专家一起上船采样的机会。为什么要上湖?在湖边出个镜不香吗?因为我始终相信,要拍到生动的一手资料,那就得离得足够近。


现场声:记者在雀莫错采访

  位于长江源头区域的雀莫错,海拔4980米。我和科研人员乘坐橡胶艇前往湖中心采样途中,顶着风浪出境报道。紫外线非常强烈,我们都需要戴上墨镜保护眼睛。新华社记者 孙阳 摄

  风浪中,橡胶艇驶进雀莫错湖心。小小的橡胶艇非常简陋狭窄,三位中科院专家和我们两名记者共五人挤着坐在船沿上,脚都伸展不开。晕船,风浪这些全都顾不得了。我一只手拿着麦克,一只手紧紧攥住橡胶艇的边缘,抓紧一切时间采访。

  大家好,我是新华社记者董琳娜,我现在是在青藏高原格拉丹东的雀莫错上。这里的海拔是5000米左右,现在户外的温度是零下10摄氏度左右。科研人员是要采雀莫错的水样。我们在12点之前要把水样采完,否则风浪会非常大,给我们的工作带来非常大的困难。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我时刻准备着被大浪拍进湖里去。心里想着,反正有救生衣,就算真掉湖里了,也不至于淹死吧,顶多冷点儿!后来,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同行的专家时,他们摇着头说,真掉下去可不得了。这个气温可是会冻死人的。


我和同事在雀莫错中央采访中科院青藏研究所专家。他们在湖中心取水样。新华社记者 司源 摄

  就这样,零下11度,在海拔4980米的雀莫错中心,我们工作了将近一个半小时。上岸时我和同事下半身的衣服从外到内全部湿透。荒郊野外,没有任何取暖设备,只有借助纯天然的太阳能晒干了。

  夜晚,海拔5300米的宿营地,大家睡帐篷打地铺,吃着方便面,热火朝天地总结一天的工作,做着第二天的规划。

  完成了当天的采样任务后,环保工作者们在帐篷内借着昏暗的灯光细化第二天的工作内容。新华社记者 孙阳 摄

  真冷!外面呼呼刮着风,还不时有狼叫声传入耳中,炉子里的牛粪一会儿就燃尽了,整个房子立马冻到不行。我们一个个裹着睡袋,戴着棉帽,除了脸蛋,哪儿也不敢露出来。半夜,我忽然被一阵疼痛惊醒,心脏像揪在了一起,顿时喘不上气来。我大口大口地深呼吸,一动不敢动。大脑飞速运转,定位着速效救心丸的具体位置。那一刻,各种奇怪的想法从脑海中飞过。好一会儿,疼痛感才慢慢消失了。

  格拉丹东位于西藏那曲,地处无人区。这里海拔高,常年被冰雪覆盖,氧气稀薄,温度极低。宿营地海拔5300米,我们时常感到胸闷缺氧,得靠吸氧缓解症状。新华社记者 孙阳 摄


我们在宿营地的主食之一——炉火烤的小土豆。新华社记者 董琳娜 摄

  第二天一早,我们吃完炉火烤的小土豆,喝了杯用长江水煮的清茶,就又精神抖擞地出发了。目的地海拔5380米的姜根迪如冰川。

  那段日子,我们每天在户外一待就是十几个小时。腿上、身上贴着暖宝宝,一整天仍然像个冰块人!

  细数进藏的这些日子,大多数时间几乎都是“在路上”。登上“世界屋脊的屋脊”——阿里,深入边境一线调研采访;爬上海拔5860米的夏让拉山口做出镜报道;进入“雪域孤岛”——楚鲁松杰;深入羌塘无人区调研野生动物保护状况;翻山越岭追火车,报道西藏首条电气化铁路开通……


今年9月底,我与同事陈尚才在海拔5860米的夏让拉山口做出镜报道。新华社记者 格桑朗杰 摄

  其实不只是我这样,周围的每一位同事都是以这样的节奏在工作。西藏高寒缺氧,但却是新闻的“宝库”,也是新闻记者践行“四力”的热土。

  这些可爱的小伙伴们,都有一颗火热的心,有执着的使命感,有追求完美的“强迫症”。他们会为了一个细节打破砂锅问到底;为了一个人物不辞辛苦,长期跟拍;为了一个故事长途跋涉,不远万里。

  2021年春节期间,新华社记者顶着风雪,冒着严寒,克服低压低氧带来的身体不适,来到藏北草原,跟随“流动法庭”在平均海拔超过4700米的羌塘草原上“流动”;跟随“野保员”在“人类生命的禁区”“放牧”;跟随公路养护队在早上6点、零下30度的天气里,到离县城上百公里外的地方保通冰雪路面。

  羌塘草原,平均海拔超过4700米。由于自然条件恶劣,这里被称为“人类生命的禁区”,但却是野生动物的乐园。记者穿过羌塘草原,路遇一群藏羚羊。新华社记者 董琳娜 摄

  阿里地区札达县楚鲁松杰乡,距离札达县城313公里。这段路,越野车需要在深山里开7个小时,翻越4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2018年11月,新华社记者赴楚鲁松杰蹲点调研。大雪封山,一封就是半年。偏头疼、拉肚子、流鼻血,脸被紫外线烧灼出一条一条痕……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中,他走访了全乡70余户人家,夜宿牧民家12次,采写了近20篇稿件。

  2018年9月,新华社西藏分社派出7人小分队,深入阿里地区开展专题采访调研,行程5000余公里。调研中,记者了解到楚松村“四代房”的故事。从漆黑的土坯房到危旧的土木房、砖石房,再到新建的独家院,他们真切感受到西藏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据这次采访,他们推出了《西藏阿里楚松村“四代房”:中国边陲巨变的缩微影像》等全媒体报道。

  楚松村“四代房”拼图。左上图的土坯房是“第一代”,右上图的土木房是“第二代”,“第三代”是左下图的砖石房,右下图是崭新的两层独家院落,为“第四代”。新华社记者 董琳娜 摄

  从全国海拔最高县那曲市双湖县、海拔最高乡普玛江塘乡、海拔最高气象站安多气象站、人口最少乡玉麦乡,到中印边境的典角村、楚松村,一些过去从未有记者抵达的地方都有了新华社记者的足迹。

  从1931年成立至今,90载岁月,对于个人来讲已是耄耋老人,但对于一个正在成长中的通讯社来讲却正当壮年,大有可为。90年的奋斗,90年的历练,新华社从窑洞通讯社向努力建成国际一流新型全媒体机构迈进。在新华社诞生90年之际,重温这些传统和经验,并将其发扬光大,代代相传,是我们新一代新华社记者的光荣使命。

  时代总是无声地抛出问题,总有人用行动掷地有声地回答。

  一代又一代的新华人,追寻着前辈们的足迹,以新华之名,见证历史、记录时代。

  从江西瑞金到北京宣武门西大街57号,

  从茅屋到铅笔楼,

  从瞿秋白到邵云环,

  从《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到《登上地球之巅》,

  从“新华社电”到“我是新华社记者……”

  从你,到我。


新华社新闻大厦。秦灿 摄

  出品人:孙志平、沈虹冰

  制片人:幸培瑜、罗布次仁、罗博

  策划:吴炜玲、曹健

  统筹:韩曦乐、张京品、董琳娜

  记者:董琳娜、孙阳

  编导:赵世芸

  海报:张宸、丹增努布、旦增尼玛曲珠

  制作:新华FM工作室

  新华社音视频部 西藏分社

  联合出品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扎根高原乡村 呵护百姓健康

    在西藏成办医院自身医护人员紧张的情况下,强基惠民工作指标一下达,就得到了西藏成办医院党委的支持:我们全力服从。[详细]
  • 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培养带不走的医疗人才

    W020211108501236758063.jpg
    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工作启动实施以来,各医疗援藏队积极在人才培养、能力提升、科室强化、能力整合等方面出诊断、下方子,实施“师带徒”等工作举措,将“输血供氧”提升为“造血制氧”。[详细]
  • 千里远行取真经 思变求新谋发展

    W020211108514049722787.jpg
    金秋十月,由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组织的以乡村振兴和民族团结为主题的西藏基层干部赴京参观学习班第二期学员一行30人,从雪域高原来到祖国“心脏”,在北京进行为期10天的参观学习和交流。[详细]
百度